最新动态

你的位置:摩域注册登录服务中心 > 最新动态 > 最新动态|老母亲一天花500多元 凌晨3点还在充值!短剧爆火有人日薪过万

最新动态|老母亲一天花500多元 凌晨3点还在充值!短剧爆火有人日薪过万

发布日期:2024-07-06 06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近日最新动态,安徽的赵女士(化姓)无意中发现,自己60岁的老母亲今年6月份的微信支付账单高达近7千元。 付款记录显示,单次支付金额为数十元,支付间隔约十几分钟,收款方大都为“...

  近日最新动态,安徽的赵女士(化姓)无意中发现,自己60岁的老母亲今年6月份的微信支付账单高达近7千元。

  付款记录显示,单次支付金额为数十元,支付间隔约十几分钟,收款方大都为“XX视频”“XX剧场”“XX网络”等。沟通后赵女士得知,母亲是在充值看短剧。一个月内为短剧花费那么多钱,赵女士觉得太贵、不合理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,一些让人“上头”的付费短剧,往往都在剧情关键处戛然而止,需要付费才能解锁下一集,有的则需要付费才能免广告。急切地想知道后续剧情的观众,往往都会付费解锁。单集费用往往仅需几分钱,但充值时需购买价值几十元的套餐,积少成多后,成了一笔“巨款”。

  今年1月,中国消费者协会等机构共同发布的《2023年四季度消费维权舆情热点》提及,短视频平台微短剧诱导付费,不少中老年消费者遭遇侵权。

  老人刷短剧“停不下来”

  凌晨3点还在充值

  赵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,其母亲杜女士(化姓)今年60岁,平时会出去打麻将,或跟着女儿旅游。随着天气渐热,杜女士不再出门玩,会在家里逗逗猫。赵女士知道母亲会刷短视频打发时间,猜测她是偶然刷到了平台推送的短剧,随后开始在小程序上追剧。

  根据赵女士出示的支付记录截图,今年6月,杜女士通过微信支付花费了6992.7元。6月27日是杜女士看剧最投入的一天。当天凌晨1点25分,她向“XX热门视频”支付了49.9元,随后每隔约10分钟就支付一次;凌晨2点半,她最后一次向“XX热门视频”支付;凌晨3点过,她又两次向“XX科技”分别支付39.9元;早晨9点半,她又开始充值,向“XX剧场”支付了49.9元。这一天,杜女士总共为追短剧花费548.8元。

GA0ru2kvgLk6pj2icnOhF9nxzIBf8FJdlIqr2cV3r2CGVibDKtw94Bic4JI5sZMWeV1gnPYGDNhGVCUUYSI79LgDg.png

▲杜女士6月的部分支付记录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在某些影视平台上充一年的会员也只要两百多元。一个短剧花费这么多最新动态,太不合理了。”赵女士告诉记者,她和母亲交流后,母亲得知原来还有免费或更优惠的渠道看剧,告诉女儿自己再也不会看付费短剧了,以后只看免费的剧。

  无独有偶,江苏的王女士(化姓)也有着类似的经历,她61岁的父亲王先生为追短剧花了不少钱。王女士说,2023年底,其父亲发现账户里多了一大笔支出,而且“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”。王女士看了父亲的手机,发现他的大笔支出是给短剧充了值。父亲向她解释,一开始只需要充1分钱,后来不知为何竟花了那么多钱。王女士向平台投诉想追回费用,只退回了几十元。

  杜女士的观看记录显示,她追过的短剧有“总裁夫人带崽……”“萌宝来袭……”“大小姐在娱乐圈……”等。记者打开其中一部剧,开幕一串红色大字占据了屏幕的一半:“商业大佬在董事会上痛哭流涕,只因……”。剧情在一串响亮的耳光声和一句斥责声后戛然而止,随后弹出按钮:“解锁当前剧集。”

  记者点击解锁图标,跳转到充值界面,可以选择花费“12钻”解锁一集,或购买“44钻”“561钻”等价位的套餐,一次性买得越多,每集越优惠。记者点击“解锁本集12钻”,页面跳转到钻石充值页面,人民币2元可兑换“12钻”。记者注意到,这些短剧都有相似的套路:在剧情关键处戛然而止, 华信2注册登录服务中心留下悬念, 杏运注册登录服务中心观众只有充值才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  四川消费者杨女士今年67岁, 杏福注册登录服务中心她说, 极悦注册登录服务中心在自己刷剧入迷的时候,风暴注册登录服务中心会忽略老伴催促端菜的声音。杨女士告诉记者,那些剧让她觉得很“解气”,会在播广告的时间写下评论:“把那个负心汉揍一顿就好了,女生不能这么傻。”杨女士说,她20岁时结婚,婚后家务几乎都是她承担,这让她感到疲倦。当看到短剧女主“逆袭”时,自己也会有一种“取得成功”的错觉。

 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良善认为,老年人属于特殊群体,在网络付费方面,理应受到法律特殊保护。若收费的形式为自动扣费,应当有单独的提示,而且一定要醒目,否则违反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26条规定: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格式条款的,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和质量、价款或者费用、履行期限和方式、安全注意事项和风险警示、售后服务、民事责任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,并按照消费者的要求予以说明。

  赵良善指出,假若平台未尽到在显著位置醒目提示的义务,或者该自动扣费服务条款被认定为霸王条款,那么自动扣费服务将被定性为无效,老人可基于以上两点理由要求平台退费。赵良善提醒,消费者在点击提示窗口时也要审慎,熟稔合同内容,对存疑的条款要按下暂停键,切不可盲目地点击选项。

  有人日薪过万元

  投流成本是制作成本的十倍

  “剧本、演员、导演、摄影与制作、投流,每一环都在‘赌’。”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,短剧从业者李三平摊开手,摩域注册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无奈,短剧行业每一个链条的成本都在上涨最新动态,整体成本较之2023年已攀升50%。

  “24小时充值破千万”“50万成本流水过亿”……市场每一天都在流淌出某人凭借短剧而一夜暴富的神话,但“十片九亏”仍是这个行业需要正视的现实选项。蛮荒时代过去,短剧行业已进入群雄逐鹿的战国时期。好剧本、好演员、好导演的身价飙升,投流的预算水涨船高,短剧投资的成本日益攀升。

  李三平强调,要做出爆款短剧,原创剧本的打磨是关键。他要求每一部他投的短剧里,在开机前,剧本至少要经过三轮的审核和修改。“剧本必须打动我,观众才会觉得好看,才愿意付费。”他身体前倾,手指点着桌面,神态严肃,“所以我愿意在剧本和编剧上多花一部分钱。”因为他知道,只有打动人心的故事,才能在这场赌局中赢得胜利。

  骑士短剧的符栋栋则直言不讳:“去年好本子一本难求,近两年网文写手大批量涌入短剧编剧赛道,好本子虽然多了,但质量仍然参差不齐。”这场质量与数量的较量,让投资方陷入了“既想要好本子,又担心成本过高无法承受”的进退维谷之中。

  “演员薪酬是不可控的。”符栋栋熟稔于国内短剧市场,胸中每一笔账都算得清楚。爆款演员的日薪高达一万多元,而普通演员则在三四千元左右。他认为,有的人试图从电影学院招募新人自己培养,但目前这种长线投资在这个行业很难做成,人们都不愿意赌。业内人士透露,短剧行业的演员片酬已经水涨船高。男频剧“顶流”演员片酬在6千—8千元/天,女频剧的“扛剧”主角则在1万—1.2万元/天。一部现代剧的拍摄周期大约在7—10天,演员的预算已经被成倍拉高。

  然而,制作成本只是冰山一角,在杠杆的另一端,是十倍投流成本的放大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一部短剧从生产到上线,成本包括剧本成本、制作成本和投流发行成本。在国内平台投放的短剧,投流成本几乎是剧本和制作成本总和的十倍;在国外,则是5倍左右。

  知情人士爆料,国内投流成本如此夸张的原因是媒体方的规则,整体的投入产出比不高,毛利润仅仅只有10%,50万成本的剧,往往投放规模需要达到500万,且产出比还可以的情况下,才能回本,如果超出,才能盈利。业内人士透露,一部短剧从生产到上线,主要成本包括剧本、制作和投流。投流成本占80%—85%,是剧本和制作成本总和的十倍。大火的头部爽剧《无双》和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的投流成本早已破亿。

  为了在投流战中脱颖而出,各大制作公司纷纷加大投入,甚至不惜举债运营。某头部短剧的老板曾借网贷投流,投流投出去就能挣钱。投流手处在整个短剧生产链条的最末端,被认为是决定一部剧生死的人。这群神秘的人被寄予厚望,翻手为云覆手雨,巨量的资金瞬间蒸发,仅抖音大盘短剧投放广告消耗的费用日均便可达6000万。据《2024微短剧买量投流数据报告》,今年微短剧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500亿元,其中投流规模预计达到约420亿元。

  有从业者解释,通常制作出品方收入来源为广告消耗金额的5%至8%,投流公司的利润风险更大,来源于广告消耗金额和充值金额之间的价差。但如果充值金额低于广告消耗,投流公司就会面临亏损。“现在普遍这个行业的投资成本都在提高,且成功率和爆款率都在降低。”符栋栋透露。百万以上的投资游戏,有了进入资本牌桌的入场券。投资低、风险低、周期短的短剧行业,面临着被掀桌洗牌的风险。

  竞争对手也在潮涌。不仅传统影视公司纷纷入局,互联网巨头也凭借其强大的资源和平台优势,在短剧领域攻城略地;众多新兴的创业团队和独立制作人也不甘示弱,试图凭借独特的创意和低成本的制作,在市场中分得一杯羹。

  微短剧新规正式实施

  实行“分类分层审核”

  这两年,网络微短剧悄然兴起,在去年已达数百亿元的产值。但与此同时,监管缺位也给其野蛮发展留下空间。

  今年6月1日,网络微短剧管理新规定正式实施生效,新规要求落实行业监管责任、属地管理责任、平台主体责任,对微短剧实行“分类分层审核”,未经审核且备案的微短剧不得上网传播。

  根据微短剧管理新规定,从6月1日开始,所有的增量剧都要取得发行许可证或备案号,所有的存量剧必须获得备案号。

  在“分类分层审核”中,微短剧被分为三类。总投资额达到100万元及以上的“重点微短剧”由国家广电总局统一备案公示管理;总投资额度在30万元至100万元之间且非重点推荐的“普通微短剧”由省级广电部门进行规划备案审核和完成片审查;总投资额低于30万元且非重点推荐的“其他微短剧”由播出或为其引流、推送的网络视听平台履行内容管理的职责,负责内容审核把关与版权核定。

  此外,新规还强调未经审核且备案的微短剧不得上网传播。

CFF20LXzkOxZPXbx2FbsWMD2EsfjFMOFblMYdqWEaicFERFQ8dJOWmZ05CkhEFNkS8UpSZt0qzvufXSTJysG89Q.jpg

  这一新规在原本平台承担审核的基础上进行了升级。2020年8月,国家广电总局将微短剧正式纳入监管, 此次新规落地,在全国多个省市,针对微短剧的“网络视听节目备案系统”已经投入使用。记者在江苏省广电局也得到确认。一度被认为是“造富神话”的短剧行业,已经过了草莽时代最新动态,在更规范的监管下,行业将迎来整合期。



上一篇:最新动态|超万人离开证券业!中信证券、国信证券减员最多 这两个原因加剧人员流动
下一篇:最新动态|央行签订数千亿债券借入协议,斯塔默就任英国首相丨一周热点回顾
TOP